您好,欢迎光临若水房屋!

18周年

热线电话

400-007-0355

新闻资讯

国外的一些移动建筑赏析
责任编辑:admin 浏览量: 发表时间:2016-01-16 14:27 【大 中 小】

于是乎,这些城市里难以负担高房租的居民便往外迁移——从纽约城区搬到布鲁克林区,然后逐渐搬到皇后区。旧金山的“房租难民”则涌向了奥克兰。奥克兰的房价也免不了在上涨,年轻的上班族甚至生活在经过改装的集装箱里,无家可归者拖着棺材一般的有轮睡箱四处流浪。

奥克兰的租金中位数较去年同期上涨了两成,这两种简易住房也因此在奥克兰的一处工业小区应运而生。“集装箱托邦”(Containertopia) 坐落在当地一间仓库,住着一群年轻人。他们亲手创建了这个由一座座 15 平米海运集装箱构成的村庄。这些集装箱跟奥克兰港用的没什么两样,租客每月只需缴付 600 美元即可入住,内部设施经过改造,保温层、玻璃门、电源插座、太阳能电池板、独立沐浴洗手间一应俱全。

希瑟·斯图尔特在加州奥克兰的“集装箱托邦”。斯图尔特与卢克·伊斯曼共同打造了这座由 15 平米海运集装箱组成的 “集装箱托邦 ”村。图片来源:Jim Wilson/《纽约时报》

“集装箱托邦”由 32 岁的卢克·伊斯曼(Luke Iseman)和 30 岁的希瑟·斯图尔特(Heather Stewart)在去年创办,当时他们二人还是一对。伊斯曼毕业于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,如今在科技公司工作,最近在开发浇灌植物的自动化系统。集装 箱生活可谓是一场剥离至基本需求的社会实验,他希望更多人能学习仿效。

“这是全世界生活成本最高的地方之一。要是在这里能办到,”他说,“那任何地方都能办到。”

仓库大门外是另一座社区,那里的人们也是居住在某种箱房中。这片社区的无家可归者在当地艺术家格雷戈里·克勒恩(Gregory Kloehn)制作的居所里生活,这些房子装有轮子,专为街头流浪所造。每间长约 2.4 米,高度足够让人坐起身来。

“这并不符合我们心目中家的概念,”44 岁的克勒恩坦言。他从 2011 年就开始创制和赠送由再生材料建成的活动房屋。根据帮助流浪者的非营利组织东奥克兰社区项目(East Oakland Community Project)提供的数据,奥克兰的无家可归者大约有 3000 人,旧金山约有 6700 人。

克勒恩制成了大约 40 座漆成五颜六色的滚动箱盒,吸引流浪者离开他们在街头搭的纸板房或篷布棚户,入住其中。

艺术家格雷戈里·克勒恩使用回收材料制造集装箱,长约 2.4 米,装有车轮,供人居住。他将住宅免费提供给加州奥克兰的流浪者。图片来源:Jim Wilson

“这座城市遍地是金钱,但它还有另外一面:遍地是这些靠我们的垃圾生存的流浪者,”克勒恩说。

“集装箱托邦”和克勒恩的移动居所的灵感皆来源于“小房子运动”(tiny house movement)。“小房子运动”倡导转向更为简约的生活方式,促成了华盛顿州奥林匹亚、威斯康星州麦迪逊等地的整片微小住屋村,还有无数后院里的单座 小房子。这样的住所受到生态环保和社会正义人士的欢迎,但往往遭到地方政府的打压:它们往往不符合建筑规范,或者在不应该出现的地方冒出来。

不过,这就是流浪者住房与海运集装箱之间的相似之处。虽然同在一个街区,却与其他住房有着天壤之别。

斯图尔特和伊斯曼最初将“集装箱托邦”设立在了一处废弃空地上,他们跟几个朋友凑了 42.5 万美元买下这片地。由于邻居纷纷抱怨,他们今年春天被迫迁出。(该地段并非住宅用地;目前,业主正在这片尚无定论的地皮上种菜。)

之后,伊斯曼和斯图尔特又找了 12 位朋友,拉来一辆铲车,把集装箱房屋全部搬进了一座仓库。伊斯曼的集装箱内部漆成天蓝色,里面装有吊床,其中一侧雕成了落地窗,宜居改造花了大约 1.2 万美元。斯图尔特的集装箱还在自己动手装修,给干板墙抹墙泥,把大树干磨成红木板,再雕刻成厨房台面。

诺里斯·里德和他在加州奥克兰的小窝,由艺术家格雷戈里·克勒恩打造。图中壁炉就是门。图片来源:Jim Wilson/The New York Times

要把住宅从房子搬到集装箱,他们几乎要重新安排一切。为了打理“集装箱托邦”,斯图尔特甚至辞去了数字化设计的工作,还卖掉了大部分家当。

“我可以找份坐办公室的生计,每月付房租,然后因为别的什么也干不了而过得紧巴巴的。又或者,我可以住在好笑的仓库里,”她说。“该选哪个,答案很明显。”

身为艺术家的克勒恩,最出名的是他自己的箱式住宅。他把垃圾箱改造成了一居室公寓,这个箱子位于布鲁克林红钩区的一处艺术品聚集地,他每年都会在那儿待一段时间。克勒恩还有一处住宅是在奥克兰的工作室,跟“集装箱托邦”位于同一个工业区。

几年前,无家可归者善用手头仅有的资源(也即他人眼中的垃圾)来搭建容身所,其手法让克勒恩深感着迷。他决定如法炮制,借助艺术家的手艺拼凑出一座座小住所。

“我只不过是从流浪者那里偷师学艺而已,” 克勒恩说。“他们很久以前就在用这类东西来造房子了。”

格雷戈里·克勒恩与他在加州奥克兰所创建的“小房子”,供“靠我们的垃圾生存”者居住。图片来源:Jim Wilson/The New York Times

另一位艺术家埃尔维斯·萨默斯(Elvis Summers)也在洛杉矶一带给无家可归者制造类似的小房子。但当地政府认定这些住宅皆属非法;很多住房都搬到了私人产业之上,要不然环卫工人会将之从街边清除掉。

克勒恩说,打击这类这些箱盒并无道理。如果箱盒住宅被取缔,“他们会住进公寓吗?”他代居民发问。“他们会住进套间吗?还是会根本没地方住呢?”

奥克兰的活动住宅大体上已被接纳。一些居民称,偶尔会有警察要求他们把房子拉到别处,但除此之外都相安无事。

在距离克勒恩工作室一个街区之外,也在“集装箱托邦”转角处,摆放着克勒恩给流浪者准备的多间住宅,绘着色泽鲜艳的错视画,看起来像是缩小版的郊区住宅。

“住在这房子里是种福气,”一个女性居民说道。这位女士不愿透露姓名,因为她曾经有过稳定的工作和真正的住家,沦落街头让她感到羞愧。

她还说:“我现在这样做,就是为了努力找回以前的生活。”
 


 

 

 

上一篇:各国脑洞大开的集装箱房屋设计
下一篇:荷兰的集装箱建筑:Barneveld Noord公交站